环亚国际

||||

南非英语文学回眸

作者:蒋晖  来源:人民日报
 

今天的南非有11种法定国家语言,其中主要本土语言都有悠久的口语文学传统。19世纪初,一些本土语言如祖鲁语和科萨语开始了文字化进程。19世纪80年代,以这些语言为依托的进步报刊相应出现,最早的黑人启蒙思想得到传播。及至20世纪20年代,一批作家开始使用殖民语言进行创作,南非黑人英语文学自此产生。

南非第一部黑人英语小说《穆迪》发表于1930年,享有很高声誉,至今仍一版再版。小说讲述了19世纪姆兹利卡兹王国因残暴统治导致衰败的故事,寄托了当时南非知识分子希望将非洲部落变成现代民族国家的愿望。作者索尔·普拉杰兼作家、思想家和政治家于一身,博学多闻,通晓包括英语、德语及荷兰语在内的7种语言,是首位将莎士比亚作品译成非洲语言茨瓦纳语的学者。

20世纪50至60年代是南非黑人现代文学的成熟时期,产生了一批作品至今仍被广泛阅读的作家。短篇小说作家坎·坦博是其中最为才华横溢的一位,他的作品以擅长揭示黑人城镇伦理生活著称,代表作《外套》讲述了一个丈夫为惩罚妻子的不忠,将情人逃离时留下的一件外套当成尊贵的客人,供奉在家中羞辱妻子的故事,具有英国作家霍桑的小说《红字》的味道。然而,因对现实失望而长期酗酒,坦博44岁时在斯威士兰辞世。

女作家贝蒂·黑德同样命运多舛。她的母亲是白人,父亲是黑人奴隶,这使她具有明显的左翼思想倾向。黑德48岁时在博茨瓦纳去世。她死后声誉日隆,代表作《马鲁》和《权力的问题》探讨女性社会困境和身份危机,具有强烈的浪漫主义倾向,风格颇似英国作家勃朗特姐妹。这批作家生活在南非种族隔离制度强化实施的时代,目睹压迫加剧却无能为力,自杀、流亡或被杀成为普遍命运。

20世纪50年代之后,南非黑人写作盛极一时。这一代作家大多接受了很好的英文教育,阅读面非常广泛。其次,围绕大都市发展起来的黑人和有色人种混居的乡镇产生了自己的日常文化,并形成一套市井语言和价值观念。不同于较为封闭的乡村和部落文化,这种成熟的都市文化具有极大的包容性、现代性和丰富性,成为作家创作的依托。

然而,这种有利的创作条件如昙花一现。二战过后,当非洲其他地区开始兴起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时,种族隔离制度对南非的文学创作产生了极大的消极影响。长达近半个世纪的种族隔离制度,破坏了已经发展成熟的黑人和有色人种,甚至白人混居的城镇生活,导致反对种族隔离制度的作家纷纷离开南非,定居海外。

离开南非的黑人作家接触到国际上进步的左翼文化运动,如社会主义阵营发起的亚非拉文化运动、美国20世纪60年代的“黑人艺术运动”,以及独立后的非洲大陆上的泛非主义运动,对他们的创作产生重要影响。南非桂冠诗人凯奥拉佩策·考斯尔于1961年离开南非,先去了坦桑尼亚,后来前往美国,加入“黑人艺术运动”,成为南非代表性诗人。1972年,考斯尔返回非洲大陆,先后在不同国家的高